首页 > 企业资讯 >新闻内容

天禧运营客户案例:这几天,小心那个戴眼镜的女同事!

2021年01月12日 11:55

大家最近要小心身边戴眼镜的女同事!指不定哪天就在白茫茫的雾气中,爆发了……

虽然口罩的优点有目共睹,但它的Bug也够大家吐槽的:口罩+眼镜=起雾!


前段时间闺蜜递给我一块眼镜布,说用它擦眼镜一整天不起雾的时候,我的内心……指定是不信的!

但没想到,原本以为只是噱头,却立擦见影了

它就是清华博士们研发的“防雾科技”,专利加持、用材讲究、防雾效果肉眼可见——材慧防雾眼镜擦布。

戴眼镜前擦一擦,就能防雾24小时左右!不用等待,立擦见影,视野清晰一整天!


“材慧”背后的支柱是清华大学天津高端装备研究院,可以理解为一个专门死磕“先进材料技术”的学霸团队。

可以说,一块小小眼镜布里凝结的是闷头搞材料研究的科研人员的心血。

而且还可以用来擦相机镜头、手机屏、头盔镜片、车玻璃、后视镜……哪里起雾擦哪里,妥妥的!

防雾布单张尺寸(15cm*15cm),和普通眼镜布相当,一包一片独立包装,方便随身携带。

试想一下,寒冷的冬天,面对热气腾腾的火锅,镜片一点不起雾也太棒了!上班戴口罩出门,也不会雾蒙蒙一片👇

一片约能用500次左右。花着白菜价格,买到高精尖好物!太赚了~

少女兔福利价59元/盒(3片)

两盒仅需99元

▼▼▼

兔姐小店铺点击下图立即购买小程序 


从产品到品牌再到品牌背后的团队,一个字可以概括它:大写的牛!

清华博士团队的成员(即表界面微纳技术研究团队),不乏长江学者、海内外知名高校博士等人才。

眼镜防雾布的核心,说到底就是亲/疏水材料技术。而“材慧”在这方面的研究非常深入。

材慧防雾布的纤维布上,承载了超亲水材料技术。擦拭过程中,这种超亲水材料就会附着在镜片上,表面会形成一层超亲水保护层。

有了这层超亲水保护层,小水滴在镜面上会快速均匀摊开、消失,从而起到镜片防雾作用。

用自己的眼镜做了个实验,效果更直观:

右边镜片用防雾布擦拭后,蒸汽机直吹都没有起雾,而左边镜片则迅速变模糊。


区别于防雾剂喷完湿漉漉的,这块防雾布是用高纤麂皮绒为原材料制作的,干燥柔软!

拿在手里触感也和普通眼镜布无异,而且撕不烂扯不破、够结实,不会对眼镜片造成划伤!

其中的防雾剂成分也非常安全,温和不刺激,不含有害添加物,不伤眼镜、不伤玻璃、不伤皮肤!


但要注意的是,面料中添加了特殊防雾剂,所以尽量不要沾水,干擦即可。

用过一段时间我还发现,这块布不单防雾效果显著,甚至清洁力也非常强!用它擦一次,镜片能保持清晰透亮好几天!


作为一块合格的防雾布,材慧防雾布可不止擦眼镜这么简单。

擦镜片,相机镜头、手机屏、头盔镜片、车玻璃、后视镜,哪里起雾擦哪里,都妥妥的!

实验室环境下,500次防雾效果依然显著,性价比真的太高了!

用起来也很方便,用一些力度打圈圈擦拭5~10次,尽量让每块区域都被它均匀覆盖过。

即用即擦,不用等它风干,水气几乎不在表面作停留,即使镜片周围聚集一点点水气也会迅速消失。

三张防雾布独立包装,每次用完就放回小袋子里,整齐又卫生,用很久也不怕脏。

平时把小袋子放进随身包里,小小一个携带也方便。一盒三片,甭管自己用还是送人都很划算!

| 团购小贴士 |

快递信息:中通快递(暂不支持指定快递),下单48小时内由天津发出。大部分地区包邮,偏远地区将收取一定运费,请以下单页面实际价格为准。

产品信息:产品尺寸15cm*15cm,保质期1年。

退换政策:不影响二次销售支持7天无理由退换,没有运费险。




相关推荐

助力企业复工,E推网推出软文发布系统免费帮助企业发布软文

E推网是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专业互联网运营平台,主要业务是帮助企业进行互联网线上宣传,软文推广,社群推广,SEO优化等,包括百度、谷歌、搜狗、360等的SEM,系统红包广告系统推广等等。为企业品牌推广,产品推广快速打开宣传通道,已帮助上千家企业在各大搜索引擎进行软文推广及SEO优化,效果显著,客户满意度高。进入2020年,疫情全球爆发,本次疫情对中国经济冲击巨大,而众多中小企业受伤害程度更深。为了帮助企业快速发展,快速宣传自己,打开销售通道,快速从低谷中恢复经营,E推网经过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协调,在租客网技术人员的支持下,自主开发了一套软文营销运营联盟系统,系统可以实现单次同时将软文发布到500个以上相关新闻媒体,现在经过试运行,效果显著,谷歌收录效果明显,百度收录已经快速增加,为助力疫情下的企业复工,现免费帮助企业发布软文,企业每周发布5次软文,每次发布50个媒体平台以内,半年内免费。企业通过软文发布,可以提升品牌知名度,增加产品关键词曝光率,同时可以快速为企业网站增加反链接,让企业网站访问量快速增加,从而更多获取订单。疫情无情,人有情,E推网在特殊时期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专业团队,真实行动助力中国企业发展,让我们共同为中国经济腾飞献力,让E推网与中国企业共同成长。

2020年04月28日 02:02

小鹏汽车回应特斯拉:嘴上不感冒,行动在霸凌

4月25日,雷锋网获悉,前特斯拉员工、现小鹏汽车员工曹光植窃取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的源代码一事有了最近的进展。据Bloomberg报道称:特斯拉要求法官对小鹏汽车施加压力,迫使其披露自动驾驶源代码,并上交硬盘中相关信息的法证图像,特斯拉甚至想让曹博士亲自站出来接受采访。特斯拉在证词上如此声称:"特斯拉,作为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技术世界领导者,对小鹏汽车开发的任何技术毫不感兴趣,任何真正的机密信息只用于保护令下,仅指定律师能看到。”在小鹏的正式声明中表示,过去一年里小鹏汽车不隐瞒任何东西,一直努力协助该案调查。但至今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小鹏汽车存在滥用特斯拉商业机密或其他不当行为。新智驾摘取了声明中的一些核心信息:1、小鹏汽车并非该案当事人(新智驾注:被告是曹光植)。一年多来小鹏向该案提供了大量协助,并主动提供了曹光植工作电脑的电子备份。此外小鹏汽车也允许特斯拉在法院的保护令下,接触截止2019年3月21日(即曹光植被特斯拉起诉之日)公司的源代码存储库以进行取证。3、从获悉该讼案件之日起,小鹏汽车就聘请了专业第三方机构进行法律调查取证。目前尚没有证据证明,任何特斯拉的源代码、商业机密或受保护的机密信息传到小鹏汽车公司及其系统。4、小鹏汽车在自动驾驶进行的全闭环自主研发成果已经在小鹏G3和P7上体现,且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具有差异化的自动驾驶技术体系。据悉,关于此次诉讼的听证会将于下个月在旧金山联邦法庭进行。曹光植一案来龙去脉作为自动驾驶领域的一大案,新智驾一直在保持高度关注。根据公开信息的披露,新智驾尝试还原这起自动驾驶诉讼案件的关键节点与双方分歧。这次纠纷的核心对象,是特斯拉的高级辅助驾驶Autopilot系统,同时这也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技术的核心所在。新智驾整理了小鹏汽车的自动驾驶研发线和被告曹光植在特斯拉起诉的行为轨迹:2015年12月,小鹏汽车首款量产上市车型的XPliot2.5自动驾驶辅助系统研发方案确定。2017年4月24日正式入职特斯拉,工作期间主要担任“计算机视觉科学家”的职务。(这里双方并不存在时间线交集)2017年12月,XPliot3.0辅助驾驶系统研发方案确定。2018年12期间,曹光植返回国内,前往小鹏汽车总部面试并收到书面录用通知。(这里双方并不存在时间线交集)2018年12月28日-2019年1月3日,曹将特斯拉提供的工作电脑与其iCloud账户切断,并反复登陆特斯拉安全网络,删除其浏览历史期间删除超过12万个文件;同时于3日宣布辞职。2019年1月4日,曹入职小鹏汽车,成为汽车的“感知团队负责人”,主要负责“开发和交付用于生产汽车的自动驾驶技术”。两个月后,2019年3月特斯拉在美国起诉曹窃取自动驾驶商业机密。之后,在2019年7月的答辩状中,曹承认曾在2018年底向个人iCloud账户上传了包含Autopilot源代码的zip文件;但否认窃密,并表示没有将任何特斯拉自动驾驶相关商业机密转移至小鹏汽车,也没有为了新雇主的利益使用这些材料。所以,曹上传特斯拉Autopilot源代码至个人账户一事已经确凿无疑。但案件的纠纷在于,曹有没有向新雇主小鹏汽车提供这些材料,以及小鹏汽车有没有私下接触过这些材料。尽管不是被告,但小鹏汽车在2019年3月22日获知曹被起诉之后,就立刻接管了曹的工作设备作证据保全,并展开第三方发证调查,结果显示没有任何特斯拉的信息被转移到小鹏汽车的系统中。但,特斯拉拒绝相信小鹏汽车的说辞。在2019年11月与2020年1月,特斯拉曾两次向小鹏汽车发送法院传票,要求出示跟多的资料以便调查。而新智驾也在一份小鹏汽车撤销或申请保护令及MPA的动议文件中,了解更多双方存在分歧的内容。新智驾也对文件中的内容做了重点摘取。1、立案至今已经一年有余,虽然曹承认了特斯拉的部分指控,但小鹏汽车表示,特斯拉实际上并没有指控小鹏汽车有任何不当行为,也从未针对曹或小鹏汽车寻求任何临时或初步的禁令。2、在过去的一年里,小鹏汽车向特斯拉提供了广泛的信息,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小鹏汽车有任何不当行为。2019年8月12日,小鹏汽车提供了和曹的微信信息,以及曹与同事之间的电子邮件。小鹏汽车自愿向特斯拉出示了12,257页文件、曹的小鹏汽车笔记本电脑的法证图像。在特斯拉向小鹏汽车发出2019年11月的第一张传票之后,小鹏汽车总共制作了6,333页文件作为回应。3、2020年1月17日,特斯拉向小鹏汽车发出了第二份传票文件,双方达成了传票上16项请求中的10项协议,但仍存在分歧。其中最大的分歧在于:特斯拉要求小鹏汽车提供从2018年11月1日起为其自动驾驶汽车技术起草、测试或使用的"所有源代码"(即曹加入小鹏汽车、甚至开始与小鹏汽车面谈之前),包括所有修订、修复和更新。但小鹏汽车表示异议:“特斯拉没有任何基础直接审查小鹏汽车源代码。小鹏汽车的源代码高度保密,对小鹏汽车的业务至关重要。它是小鹏汽车自动驾驶车辆运营的核心,大量资源已用于创建该源代码,平均有70名工程师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就这些代码进行了大量工作,至少花费了数千万美元来创建、维护和改进。它对小鹏汽车的价值是不可估量的。小鹏汽车始终将其视为高度机密,并且仅仅向必须使用它的员工提供。这根本不是公司会与任何第三方分享的东西,更不会向竞争对手提供。”小鹏汽车还指出,曹被提起诉后,就被小鹏汽车行政停职,进一步通知之前不得使用或触及任何小鹏汽车的相关账户/系统,同时也没收其个人和工作电子设备,剥夺了其访问小鹏汽车系统的所有权限。因此特斯拉的这个诉求不合理。但为了配合调查,小鹏汽车建议只出示曹从2019年1月14日开始工作期间小鹏汽车的源代码提交、修订和编辑的记录。到2019年3月21日,是其被停职前有权访问小鹏汽车源代码存储库系统的最后一天,并且无法访问小鹏汽车的系统。但特斯拉拒绝了这一建议,它认为,源代码信息"可能"已通过被摧毁的U盘(存有特斯拉资料)引入小鹏汽车。但没有证据表明,曹引入小鹏汽车的与此前被摧毁的U盘是同一个USB。小鹏汽车表示此前购买了多个相同的USB供工程师在工作时使用。此外,特斯拉还寻求小鹏汽车与2018年初针对张小浪提起的刑事案件相关的所有文件。特斯拉认为:张以前在苹果加州工作,使用类似的方法,挪用雇主的自动驾驶商业机密,并加入了小鹏汽车。这两种情况的相似性越大,两个案子纯属巧合的可能性就越小,而且更有可能是有计划、协调和蓄意安排的结果。但特斯拉的律师也承认,没有任何信息、任何事实或证据表明,张事件与本案的指控有任何关系或联系。总地来看,双方各执一词。特斯拉希望超越对曹的设备和工作产品的审查,并获得所有小鹏汽车高度敏感的源代码;同时和许多其他小鹏汽车员工工作电脑的完整取证图像。但小鹏汽车表示,已经反复和广泛地遵守特斯拉的合理取证要求,包括数千页曹与小鹏汽车的通信文件。然而,“"证明负面"并这不是小鹏汽车的责任或义务,而特斯拉继续无限度抛出新的无理由的、对曹博士(和小鹏汽车)做潜在责任推测的理论和假设。”无论如何,现阶段尚没有曹或小鹏汽车有任何不当行为的证据。至于双方会如何僵持胶着,新智驾会持续跟进。自动驾驶路线差异图无论特斯拉还是小鹏汽车,双方都表现出了对自动驾驶技术的极大重视。特斯拉Model3的热卖也佐证了辅助驾驶对于汽车销量的吸引力。作为国内新造车的第一梯队小鹏汽车也确实在努力地打造自己的自动驾驶系统,甚至不惜重金地投入,打造自己的视觉感知团队,建立端到端的闭环研发体系。从Model3和G3以及P7的传感器配置上来看:小鹏G3搭载12个超声波雷达、5个高清摄像头、3个毫米波雷达。小鹏P7搭载12个超声波传感器、5个高精度博世第五代毫米波雷达、13个自动驾驶摄像头、1个车内摄像头、高精度地图、高精度定位;还搭载了英伟达DRIVEXavier计算单元。特斯拉的配置则是8个摄像头,1个前毫米波雷达,12个超声波雷达。双方的传感器配置并不一样。在泊车方面,小鹏保留了泊车环视摄像头,给予超声波雷达和视觉融合来进行泊车识别,这对于国内场景来说非常重要。但特斯拉就没有配置环视摄像头。另一点是,在整个自动驾驶方案中,冗余环节是非常必须的。小鹏保留了供应商的冗余L2方案,全车有两套相对独立的传感器和控制系统。而特斯拉并没有冗余方案。在处理器环节,小鹏汽车采用的是英伟达和英飞凌的双处理器,分别负责来自XP和博世的传感器的感知处理,互为冗余。特斯拉则是采用自研的FSD处理器,实现对Autopilot的感知处理。从全局定位来看,小鹏汽车走的是高精度地图+IMU融合方案来实现1米以内的全局定位,具有国内的本土化特色。而特斯拉则是没有采用高精度地图。在小鹏看来,自建感知团队是掌握本土化场景的必要条件,而本土化之于小鹏无比的重要。自动驾驶产品总监黄鑫曾对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新智驾说:“我们天天都在思考本土场景,这实在是太重要的,无论从体验的角度,还是从安全的角度,本土化都无比重要。”

2020年04月26日 14:14

租客网:深圳出租房是否面临退租潮?

租客网:深圳出租房是否面临退租潮?作为一线城市的深圳,今年无疑也经历艰难的现状,各行各业今年比起过去所能提供的岗位大量减少,在如此大环境之下出租房是否面临退租潮?深圳是是小公司占了很大比例,目前境外订单逐步大量减少,无论外贸还是跨境电商,跨境物流在短时间内必然是停滞。其它行业比如:外贸订单下降甚至无订单工厂面临长时间停工、快递量下降快递员失业、外卖单量低导致外卖骑手岗位减少…深圳房子租金一直很贵,普通单间已经普遍去到1500,一房一厅接近2000多,目前收入低得状况下,普通打工者能长时间停留深圳找工作的承受能力下降,必然无奈回老家或者去别的城市后选择退房的比例大量增加。自从近几年来深圳出租房本就由于租金贵存在一定比例的空置量,今年疫情导致各个行业影响严重,自然也是导致大量求职者面临失业,离开深圳成为一种必然事件。生活压力增大,消费者消费意愿下降,再加上对病毒的防范,实体店举步维艰,大商场流客少,消费低。深圳公司中占很大比例的电商公司,由于各大平台上下单量然会大幅度下降,电商公司仓库员工比去年少了许多,并且也影响了物流与快递行业的工作量,以及提供相应的岗位减少。大量无法就业或者找到合适岗位的年轻人,不得不面对深圳当下的现实,工厂提桶跑路,回老家或者换城市寻找新的机会,离开深圳成大概率事件。在深圳目前就业难的大环境之下,出租房是否面临退租潮?(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10日 14:16